命理實例篇(10) 《鐵齒與迷信》

許太太獨自找我批兩個命盤,一個是自己,再就是不信邪鐵齒的先生。在談完許太太自己的命盤後,問我是不是在談許先生命理時可以錄音?我婉拒,但希望她可以做筆記。

在透析許先生紫微盤所記載,我除了告知許太太先生許多事,另補充:「妳先生應該從事屬『土』的營建業,是主管人才,但明年將面臨小人是非,相當不被肯定……」

許太太:「那到時候是不是可以離職另謀他就?」

我:「妳叫他無論如何一定要忍,到農曆11月後,就一切海闊天空了。」

許太太謹慎地筆記下我說的每件事,再詢問了將近一個多鐘頭後才離去。

隔年五月,許太太來電:「陳老師,您說我先生犯小人是非真的是嚴重,看他每天鬱卒的樣子,我告訴他您交代要忍耐,可是他實在快受不了了!怎麼辦呢?!有沒有其他方法可解決?」

我:「沒有任何辦法,妳叫他務必要忍,等到農曆11月就好了。」

農曆11月2日許太太來電:「陳老師,您知道嗎?!這真是奇蹟,我先生昨天他公司董事長約他打高爾夫球,又拿了幾萬塊錢給他,說這陣子委屈他了,希望他諒解。您知道嗎?我先生想去拜訪您,您什麼時候有空……」
 



註:「迷信」與「鐵齒」都是一線之隔,判斷它,有時還需要一點智慧與時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