命理實例篇(15) 《死盤》

民國80年某月某日晚上8點,突然接到老友李來電:「你要不要出去?我有急事想找你……我馬上到你那兒!」

老友李倉促的說完掛上電話馬上趕來我這兒。劈頭就拿個生辰八字交給我。

  我邊排邊問:「是男的嗎?」

  李:「是的!他情況如何?」

仔細核算了20分鐘,我開口問:「這是誰?你怎麼會有這個八字?」

  李有點著急:「你先別問是誰,告訴我他情況……。」

  我:「這是『竹蘿三』限的死盤,這人此刻應在醫院,而且生命不會超過半個月!才30歲左右……怎麼會這樣呢?李!到底他是誰?」

  李含著淚:「他是我弟弟xx,現在已經送醫院兩天了。」

  我有點吃驚:「是xx嗎?他在哪家醫院,我想去看他,你帶我去。」……

看李的弟弟蒼白的臉昏睡著,童年的回憶一串串地浮現我腦中,相當感慨生命的無常。……

  我:「李,醫生怎麼說?」

  李:「還查不出病症,懷疑胃癌或白血症,但檢驗還沒有出來……。對了!你依據命盤看應該如何呢?」

我望著昏迷的病人有點哽咽:「他生命不會超過十五天,而且會『見血』死。……」


  *  *  *  *  *  *  *  *  *  *  *  *  *  *  *  *  *  *  *  *  *   *

一星期後李的弟弟確認胃癌送入手術房,十天後離開塵世,距今已十餘年了……。
 



註:有時候,我們可以掌握喜、怒、哀、樂,卻無法主控生、老、病、死。我們是不是應該更珍惜擁有感官的這一刻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