命理實例篇(21) 《流年休咎與生男生女》

前台北縣陳議長在偶然機緣找我探討命理,當時議長夫人及議長一位友人同座,論及太太腹中五個月左右的身孕,陳前議長說:「老師!我怎麼生都是千金,已經生了六個女孩,卻一子難求,您看我太太這一胎是女孩還是男孩?」

我:「以您的命盤星相顯示這一胎應是在明年2月左右生產,是男孩沒錯!」

陳:「可是以前算命的都說我沒兒子命,這次真的是男孩嗎?有照過超音波醫生說是女孩子,老師您確定是男孩嗎?」

我:「是的!雖然超音波測試是女孩,但依據星相核算應該是男孩才對!」

陳:「另外麻煩您幫我看看事業如何?」

我:「如果沒錯命盤上您今年有遷地投資現象,而且金額也不少。」

陳:「我打算在大陸投資大理石、花崗石類石材行業,投資金額大約在二千萬元左右,這行業適合嗎?」

我:「行業不適合,時間也不對!最好能停止投資案,否則恐怕血本無歸……。」

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

隔年三月陳前議長來電予我,告知在二月太太確實產下了一個男嬰,問我是不是再生一個也會是男孩?

我:「陳先生,您太太都四十五歲了,還要她再生產是太殘忍了些,何況您只有在今年流年恰巧可以生男孩,也確定只有今年才有這個機率,其餘時間都不可能生兒子了!」

陳:「老師!去年與您探討命理,原本只做個參考也沒有很在意,您叫我不要投資大陸我沒採納,也正如您所說的投資後現在已血本無歸,唉!真後悔……」


註:我想:命理的流年統計歸彙,不一定要迷信,但可以做「參考」或「思考」,經過邏輯判定事情輕重後,再去決策,也不失它的客觀性……。